书荒宝典

当前位置:书荒求荐

《怀孕后,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》江稚沈律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江稚沈律言 时间:2023-05-26 12:53:00

小说简介:年度言情经典小说系列《怀孕后,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》是江稚沈律言创作的言情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怀孕后,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》精彩节选:句玩笑。江稚逐渐平静,刚做完手术说话力...

《怀孕后,渣老板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小说》江稚沈律言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沈律言显然说的是假话。

他连骗人都不屑于多用几分真心。

江稚听见从他口中说出的喜欢,还是会很不争气,心脏砰砰砰的剧烈跳动。

不过转瞬,再看清男人眉眼间漫不经心的神态,就清楚不过是他随口扯的一句玩笑。

江稚逐渐平静,刚做完手术说话力气都不剩多少,“沈律言,我不需要长假。”

她现在只想辞职,让自己冷静清醒,不能在继续在他身边沉沦。

沈律言今天对她的耐心倒是极好,“你不想要三个月的假,那就一个月,只不过你别再说我这个资本家又是在剥削你就行。”

江稚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肯放她走,她的职位,对沈律言来说并没有多重要。

可有可无,随时都能找人替代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江秘书不要妄自菲薄,贴身秘书这个职务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干的。”

江稚感觉自己已经很倔强,但是沈律言似乎比她更偏执。

认定的事情,死都不改。

哪怕她现在已经这么的可怜,开口求他都不肯答应。

“我觉得处理沈先生那些无聊的花边新闻是件很浪费时间的事情。”

“我没给开工资?”沈律言也不想再气她,含着浅浅的笑,扫了眼她生着闷气的神情,不知为何,心情开阔了些,他说:“江稚,你现在才看清我们资本家的嘴脸是不是有点太晚了?”

江稚直起腰,差点岔气,她疼得嘶了声。

沈律言顿时收敛了笑意,上前扶着她,“不要乱动。”

江稚挥开了他的手,“我没事。”

沈律言也没上赶着再找不痛快,居高临下的眼神淡淡朝她望去,“辞职的事情你不要再想了,这种时候就不必自寻烦恼。”

江稚没有再忍气吞声,“你签个字,我不就没有烦恼了吗?”

沈律言扯起嘴角冷笑了声:“我也何必找烦心事。”

他顺手帮她倒了杯温水:“你在家好好养身体,后续的补偿我会让助理转给你。”

他看着她绷紧的面色,接着平铺直叙道:“我这个资本家偶尔还有点良心。”

江稚不甘认输,“那看来我也不亏,毕竟沈先生一直都很大方。”

如果沈律言不是听见了她在病房里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
或许会相信她此时此刻说的是真话。

但回想起先前在医院里,那一声比一声可怜哭泣。

沈律言就知道她在逞强。

以前没发现江稚如此的要强,将自尊心看得这么重。

*

沈律言走后,江稚又睡了一觉。

睡醒已近黄昏,她躺在床上还是没什么力气,整个人依然很虚弱。

管家让人将晚饭送上了楼,江稚只喝了点鸡汤,就没什么胃口了。

她拥着被子缓缓坐起来,看着窗外的天色,她问:“沈律言呢?”

佣人不知道这位名义上的女主人是怎么了,忽然好像就重病缠身,“沈先生刚回来。”

江稚又问:“他下午是去公司了吗?”

佣人也不清楚,更不会打听大少爷的事情,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她小心翼翼的问:“江小姐,您还吃吗?”

江稚摇了摇头:“不要了,撤下吧,我没胃口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房间门开了又关。

枕边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。

江稚接起电话,于安安直接了当的问:“打你电话一天了,怎么没接?”

她说:“睡着了。”

于安安好像有点气急败坏,“我今天出门逛街,在商场碰见你那个杀人不见血的姐姐了,我靠,她挽着盛西周的胳膊,我真是服了,这些个豪门大少爷怎么都被他迷得三魂五道?”

江稚好久没听见盛西周的名字了,“盛家的太子爷?”

于安安点头:“是啊,你姐可真了不起,盛西周平日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好像性格还挺变态的,很偏执的一个人,他对江岁宁真的比对亲妹妹还好。”

江稚对此有点印象,当初她和盛西周是同班同学。

江岁宁和沈律言在一个班。

她不知道盛西周是怎么看出来她喜欢沈律言的。

那个傍晚,黄昏无人的深巷里。

盛西周掐着她的脖子,面无表情望着她,哑着声警告:“不要跟岁宁抢。”

少年唇角勾起冷笑,眼底一片漆黑,望着她就像在看一个快要死了的人,他吐字清晰:“不然我会杀了你。”

江稚回过神,忍不住提醒好友:“你不要去招惹他们。”

于安安也不敢,她爸那点钱在这些真正的豪门面前什么都算不得。

沈家和盛家,在北城几乎无人敢惹。

“你今天在家睡了一天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你去哪儿了?”

“医院。”江稚在于安安继续往下追问之前,“我去把手术做了。”

于安安沉默了很久,最后还是没憋住,“沈律言的心真狠啊。”

她骂完放低了声音,“阿稚,你还喜欢他吗?”

江稚知道自己说喜欢显得她很贱。

但是感情没有一个说关就能关上的阀门,说消失就消失。

只不过是她那点卑微的爱,被打破成了碎片。

即便是重新修复,也不能再完好如初。

就好像夏天快结束的时候。

这场她独自的热恋也快结束了。